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素先生 的博客

以利入道,以投資演道,以科技載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太素先生, 男 69年生 现居四川省德阳市 自幼爱好佛学,道学,持颂《金刚经》二十多年,2006年初,开始读《道德经》,《文始经》,此后豁然有所感悟,对于多年来困惑的问题自然开解,对于自然之法修持有自己的独特见解,认为道应以事验证,而家庭、事业就是验道的最好工具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] 二十年后梅花开---道门老山货的自述(清灵儿提供)  

2012-05-18 22:53:37|  分类: 道学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经常与一些年轻道友交流,总觉得彼此之间格格不入:他们普遍奚落我是食古不化的老古董!真是这样的吗?一丝茫然之后,我想起了从我步入玄家迄今的点点滴滴。初沾化雨,应该是二十年前的往事了。

记得那时我刚好大学毕业,意气风发的我没想到立即去工作,却动了壮游山河的念头。于是揖别父母,负笈北上。本希望凭肋间剑囊中书,傲笑烟霞;仗胸中策腹内兵,名动江湖。谁曾想,不出千里我竟然遭遇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论辩惨败。赤壁滩头,曾经的虎战龙争地。武侯祠内,遥想卧龙借风,心为之驰;凤雏庵中,浏览先贤旧事,神为之往;濯足江边,仰观题壁,羽扇纶巾,似在眼帘。不觉诗兴大发,口占一绝,放声高唱。孰知歌声止而音未歇,就听见旁边有人轻笑,循声望去,一颗奇怪的头还在轻轻摇动,不屑之意跃然脸上——说是一颗奇怪的头,那是因为此人一袭青衣,长袖委地,满头青丝,高挽发髻。分明五短身材,却似气冲牛斗,不过双十年华,却又虬髯随风。很容易辨认,这是宗教政策重新落实后又出现的道士。十年寒窗,饱读诗书,从来不敢妄自菲薄;况且也曾接触过几个黄冠沙门,聊过之后,本来以为他们是世外高人的那一丝错觉早已逐风云飘散——别看峨冠博带,道貌岸然,其实不过尔尔。居然敢笑话我?信手拈两句让他也知道锅是铁铸的!从诗词曲赋到典章制度,从经史子集到天文地理,从物物变化到开天辟地,渐渐地,我觉得本来以为如虚空似沧海的肚子里面原来也有限得很,第一次读懂了黔驴技穷的真谛(虽说我不是黔人)。本来想奚落别人,没想到最终被奚落的竟然是我自己!

 站在翼江亭上,凭栏西眺,逝者如斯,我平生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渺小!有人谦称沧海一粟,我岂足一粟?论辩胜出的道士确实有几分道气,见我理屈词穷,并不穷追不舍,而是走过来主动和我聊起了家常。从他那里我了解到了真正的道教:和谐天地的思想,勇于突破的精神,博大精深的文化,渗透生活的箫声!不仅仅是束之高阁的说教,还有不胜牧举的史实;不仅仅是已经流逝的故事,还有肩荷道义的新声!渐渐地,我似乎也融入了进去!就在凤雏庵前,我们小住了三天,白日把臂,月夜促膝,不停地交流——我偶尔也执经问难。最终,我决定效法于他,簪冠入道!立即打消壮游的计划,回家与父母商量。好在父母都是读书人,通情达理,虽说不是十分赞同,不是十分舍得,但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。于是,我便再与那位道士——最终成为我一生一世亦师亦友的老道兄(上悬下黍)联系,次年(辛未年),我们便一道西出阳关,北上天山,从此开始了我的修行路!

 在天山深处,荆棘丛中,我们拜见了悬黍道兄的恩师和师兄。老前辈生于清末,悬黍道兄的师兄生于民国,彼此相差半个世纪,但都不约而同于文革时一切逃遁到这深山幽壑,老前辈从此没再出过山,悬黍道兄的师兄也只是因特殊因缘出去过一次。老前辈不想再收徒弟,于是吩咐悬黍道兄的师兄代师收徒。值得一提的是,悬黍道兄他们本属神霄天山派,但为我簪冠之时却是依照神霄西河派的派谱。按照老前辈的说法,这两派同源异流,且都频临失传,所以天山弟子应该同时继承这两派。于是,我师出天山,却是西河弟子,好在悬黍道兄的派名是两派皆有(在西河是上高下彦),因此我也就不算孤独了。按照师门一个不成文的规矩,凡本派弟子,一律用三年时间山居学习,夯实基础;然后出外游历,赤身践履生活三年;最后出入三教,砥砺功行三年,经过师门考检,才算入室弟子,依循仪轨持戒受录,修道行教——这九年的生活,应该说没有哪一步是好过的!山中寂寥,但闻鸟语,剑影书声,煎熬岁月;三年赤身践履,不带粒米文钱,不住宫观,不亲居士,一味找罪受,还得有感受!多少次野渡茫茫?多少次黑夜沉沉?多少次饥肠辘辘?多少次单衣卧冰?真是记也记不清;而最后三年,要面对许多硕德高僧,不露声色,得确定自己了然神髓,一旦迷茫,还得重新来过,其实也是如履薄冰、战战兢兢!走下天山,漫步莽苍,因缘际会,终于在洞庭湖畔披荆斩棘、构筑茅舍,朝暮金丹,云水黄庭,呼唤鹏鹤,淬炼道德——渐渐地触摸祖师行藏,咀嚼道德神髓。初步觉得似有所得,于是不时走出蜗居,和三山五岳的道友交流修行感受,谁知不看不知道,一看则触目惊心!

  老修行们依旧兢兢业业,但难免抱残守缺;年轻道友中有志真修行者也是凤毛麟角,却又往往断章截句,以讹传讹;而更多的是以此为职业,簪黄衣紫,招摇过市,抓几个痴汉子,拽几个业婆子,肥家润身,罔顾道门;或者当做终南快捷方式,邀取一时功利!而金钱迭涌,物欲横流,人心迷茫,爱河漂荡,作为传承中华固有文明的道教究竟能不能砥柱中流,力挽颓风?为此中夜傍徨,为此凄凄惶惶!再一次与悬黍道兄邂逅,人间已是又一个世纪,当年的稚气,已涂满了风霜!山间小坐,溪边絮语,砥砺道德,相向额首,放眼世间,相顾摇头!究竟该怎么办?是一任飘蓬,还是薪火道统?庚寅季春,玉树地震,飘萍京畿的悬黍道兄前往布施,中途来蜗居小憩,告知将顺路回山为师父师叔师兄扫墓,同时探望另一位师兄,聊聊自己的傍徨。想想我自己也有同样的傍徨,于是请求悬黍道兄携我同去,于是再一次结伴西行。曾经听悬黍道兄说起,其实有很多真正的修行人不干功利、僻处深山、绝迹人寰、颐养浩然,他们自称是一群老山货,只是彼此之间不定期地走动走动,交流感悟,砥砺道德。我自己也曾经邂逅过几位,但鉴于他们多半是些只求自了的“老山货”,所以也就很少想起他们,此次西行,他们能够有什么好见解吗?拜见的是恩师的义子——但绝不仅仅是义子,他学道在我们之前,九年功课也不曾偷工减料,只是按恩师的意思,没有把他列入门墙,而名字则仍旧依派谱来取。

 师弟重逢,情难自禁,执手把臂,相看不厌!聊起傍徨,不曾想竟然是共同关心的话题。还是老师兄提议,邀集那群彼此熟识的“老山货”,共同组建一个松散的联合体,不求兴亡继绝、发扬光大,但愿正本清源、薪火道统。于是,我回湖湘,按三人所议大旨拟定一些意向,悬黍师兄则遍走八荒,邀约同仁——一时间,这些自称“老山货”的师友们群起响应,曙光似乎真的为我们出现了。腊月初八,东南西北一十三个省、市、自治区、直辖市的师朋道友一共五十余人云集东海,同议霞举,最终决定推老师兄(凤栖梧)首领其事,组建中国道家协会,肩负起正本清源、薪火道统的天职,而悬黍师兄又一次承担了重任——注册协会。不久,再一次集会墉城,审议拟定的典章,同时汇报了注册的过程(业已注册成功)。终于,在辛卯新春之际,第三次集会洞庭,正式宣告中国道家协会的成立!我曾经问过悬黍师兄,道教的宗旨究竟应该怎么概括?悬黍师兄说了三句话:改善生存环境,力致太平;拔高生活质量,不偏不倚;突破生命极限,生生不息。这是大道的精神,这是大道的命题,这是天地的生机!愿我们拆开旧被,浣洗新衣,黍米重悬,再创华胥!伏案疾书,信手涂鸦,文成,临窗舒展一下四肢,发现窗外数朵梅花正在微风中摇拽,似在絮絮:寒风吹不断,毕竟傲雪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